新闻类

四川农业大学教务处,逗鸟外传,怪物

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:竹水流

1

电影放到中途我睡着了,不知过了多久,有人猛摇我的身子,我估摸是旁边的观众看不过我公然糟蹋演员的心血便睁开了眼睛。

然后我听到一阵欢呼声,一道略带哭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,“小姐,你终于醒了!”

非常熟悉的一句话,我琢磨着怎么现代都市文艺片变成了古代言情片,而且电影院里一片亮堂,站着许多服饰怪异却眼含热泪的陌生人?

我的眼神从这些人脸上一一略过去,然后我领悟了,我穿越了!原来烂片也有穿越的功能,我发誓我下次再也不随波逐流了,一定坚决抵制烂片。

我现在的名字叫骆盈秋,是雪奈国首富的千金。

首富的千金,多让人垂涎的身份啊!但实际上,这是个悲催的妞。

在我穿过来的前一天,跟骆盈秋指腹为婚的罗家大少爷罗天涯派了媒婆来退亲,理由是骆盈秋水性杨花,德行败坏。骆盈秋自小娇生惯养,哪受得了这份气?她性子也烈,也没打声招呼就上吊自尽了。

我绝对相信骆盈秋是清白的,以死明志,如果不是真的冤枉,何必拿性命开玩笑,白白送死?

我决定调查这件事。

可是有一点对我很不利,罗天涯有足够的证据起诉我。他,和他的朋友,以及那天在碧落桥上来往的人,都看见了,骆盈秋和一个男人,相拥相吻,互诉情衷

但是,怪就怪在,府里的丫鬟说那天骆盈秋根本没有出过门。丫鬟没有撒谎,罗天寒也没有看错人,也就是说在同一时间,骆盈秋出现在了两个地方。

很原盅菠萝饭明显,其中一个必定是假冒的。但罗天涯不这么想,他认为是骆府的人合谋起来骗他。况且他本就不喜欢骆盈秋,一直在找机会解除婚约。忽然碰到这么好的机会,怎会放弃,还不快快顺杆子往上爬李睿绅,甩了骆盈秋?

这里面有阴谋,而我偏要让真相大白于天下。我就不信,看了那么多部《少年包青天》《名侦探柯南》以及TVB的探曙光oa案电视剧,我会搞不定这事!

不过话说回来,天底下怎么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呢?孪生姐妹?不可能,骆老爹就只有一个女儿,而且在我的“严刑逼供”下,他也坦白了年轻的时候虽然经历过两段爱情,但都没有孩子。

那这样就只有一个可能了,易容!根据我以往看过的若干言情武侠小说的定律,每个江湖中都有那么一个天上有地上无的易容高手,我决定从这方面着手。

雪奈国有一位易容高手,人称“千面娘子”,据传,她没学会走路就已经会易容了,除了她的爹娘,从来没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。

看着搜集来的资料,我的唇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,就是你了!可是随即我的笑容又垮下来,我要到哪里去找千面娘子呢?

我想了一天一夜,排除了各种方法,最后决定——找人的事先搁在一边,再从另一个角度着手。

2

我要出府,我的贴身丫鬟染绿死活不肯,一是怕我又想不开,就地取材,跳河自尽。二是怕我被外面人们的唾沫淹死。我骂她笨,换个造型不就成了。

我女扮男装溜出了府,一路问人走到了碧落桥。桥上人来人往,果然不是偷情的好去处。我从桥头走到桥尾,又从桥尾走到桥头,什么蛛丝马迹都没有发现。废话,都过去十几天了,有发现才有鬼。

我有些沮丧,这时我发现有一个男人一直坐在桥尾处。从他的衣着外貌来看,无疑是一郭如碧个乞丐。可是,他懒懒地坐在那里,我总觉得气场异于常人,让人无法忽略他的存在。

我走过去,在他的破碗里搁下一两银子。他抬起头说了声谢谢,我意外地发现他的眼睛很清澈。虽然他头发蓬乱,脸上也脏脏的,但我有种此人绝非池中物的感觉。我估计他是丐帮的长老什么的,于是我非常客气地问道:

“这位小兄弟,有件事我想问问你。”

他上下打量我,嘻嘻一笑露出一口白牙:“什么事,尽管问。”

“十一天前,有一对男女在桥江筱非上约会,不知道你看没看到?”

“你问的是骆家小姐骆盈秋吧?”

连乞丐都知道了,这件事闹得够大,如果不解决,我恐怕一辈子都抬不起头做人了。

“你看到了?”

他点点头,“从头到尾我都看着,哇,那两人可真是……啧啧,我都不知道我们雪奈国有这么开放的女子……”

“那个男人你看清楚了吗?”我打断他。

“看得很清楚,不认识。”

“你能把他画下来吗?”

“画画?啊哈,我强项。”

我去买了笔墨纸砚来,他忽然又说没吃午饭,手上没力气,让我请他吃顿饭。摆明了是趁机敲竹杠,不过无所谓,为了真相,一四川农业大学教务处,逗鸟外传,怪物顿饭还是值得的。

这乞丐名叫薛飞,排场很大,点名要去城里最贵的醉酒轩。

我说:“我看上去像很有钱吗?”

他笑一笑说:“你知不知道乞丐什么最拿手?是看人,什么人有钱什么人没钱什么人装阔,我们一清二楚。就拿你身上这套衣服来说,是用盘龙云锦做的,由宝缎纺的老板娘亲自裁剪,价值连城,试问不是非常有钱又怎么穿得起?”

这衣服是我从骆盈秋的大哥那里随便翻出来的,想不到还大有来头,薛飞说的对,骆家的确是非常有钱。

薛飞叫了一桌子菜,他都没有看菜单,直接就报出名来了,看来是常客。古代的乞丐真是不简单,有组织撑腰就是不一样。

他吃的很欢,我就在旁边看着。他替我盛了一碗甜汤,“尝尝这里的木瓜炖雪耳,很好吃的。”

“没心情。”我声音木木地说,只盼着他快点吃完。

“人呢,要懂得享受,什么天大的事情睡一觉就没事了。”

我斜睨了他一眼没说话。

他还想再说什么,我瞪他一眼,他悻悻地闭上嘴。吃了有大半个小时,他心满意足地放下碗筷。我让小二收拾好桌子,他信守承诺把那个男人的画像画给了我。

是个很普通的男人,五官平平,属于路人甲级别。

薛飞问我为什么要找这个男人。

我说:“这个人卑鄙无耻,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他!”

3

我拿着画像回到府里,染绿说苏陌寒公子来了。我正想问是哪个苏陌寒公子,一道温柔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。

“你回来了。”

我转头一看,只见身后站着一位穿蓝色衣服,嘴角含笑的年轻男子。

“你好。”我扬起手打了个招呼。

他一怔,笑道:“跟我客气什么。”看到我手里的画卷又问,“这是什么?”

“没什么。”我把画藏到身后。

他的神情起了细微的变化,瞬抖奶舞间又恢复正常说:“听说你病了,我过来瞧瞧你,不过看样子你好的差不多了,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我迫不及待地点了点头矢野未希子。

他一走,染绿便道:“小姐,你怎么跟苏公子这么见外?”

我道:“我跟他很熟吗?”

染绿用看外星人的眼光看着我,我咳嗽一声,捋一捋刘海解释说因为受了退婚的刺激,有一些事情不记得了。染绿听了立马就要去请大夫,我连忙拖住她说:“我刚刚出去看过了,大夫说不碍事,休息一段日子就好了。”

染绿告诉我,苏陌寒是清宁王府的侍卫长,从小跟我一块长大。

“苏公子对小姐可好了,可谓是百依百顺,小姐让他往东他绝对不敢往西。”

“他暗恋我吧?”我随口道。

“是啊,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。不过之前,小姐你是不准任何人提起这事的。”

第二日早晨,我想找出薛飞画的人像做一份寻人启事,谁知找遍了整个屋子都找不到那张画。又问了染绿,她也说没看见。

真是奇怪,难道是有人把画偷走了?

我只好又去找薛飞,他还蹲在桥尾,远远地看过去,像一个被家长罚面壁思过的小孩。

“画被人偷走了,你再帮我画一张吧。”我在他面前蹲下说。

“那破画也有人偷?”

我点点头,心想是有人不想我调查此事。

“你到底在调查什么?”他非常好奇地问。

我瞥他一眼,“问那么清楚干嘛?”

他很坦白地说:“我很无聊,不如我帮你查。”

请一个无聊的人调查事情往往比请一个捕快有效率得多,因为他太无聊了,除了这件事他没有其他事情可做。况且,薛飞还是丐帮的人,拥有庞大的人脉网络,所以,过了不到三天,他就跟我说找到那人了。

“这么快?”

薛飞没说话,一个劲儿地盯着我脸瞧,我一摸下巴,糟了,忘记贴胡子了。我嘿嘿嘿干笑了几声说:“刮得很干净吧?”

他伸手在我下巴处一摸,“是挺干净的。”又若有所思地捻了捻指头,就差没放在鼻子底下嗅几嗅了。

摆明是占我便宜,但奇怪的是,我并不反感。倘若换成以前,被一个乞丐调戏,我早就一拳挥过去,把他打趴在地了。

薛飞这么聪明,一定看出了我的身份。我也不打算继续瞒他,举手承认道:“如你所想,我就是骆盈秋。”

“终于坦白了,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跟我说实话呢。”

我没好气地看着他,“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是骆盈秋?”

他扬扬眉,“你第一次找我我就知道了。我呢,从小记忆力就特别好,见过面的人都不会忘记。”

我琢磨了下他这番话,他说“见过面”,也就是说他分不清楚真假骆盈秋。我恨铁不成钢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语重心长地说:“其实我们没有见过面,那天你见到的是假冒的。”

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,我又说:“不然我调查了做什么,有人假冒我,毁我名誉,我非要把他揪出来。”

他小声嘀咕道:“我还以为你被退婚又被那人抛弃了,所以才……”

4

“季方瑞,雪奈国平阳镇人士,年二十三,未婚,是大丰钱庄的主事人。十几天前,大丰钱庄因资金周转问题面临倒闭,但是过了没几天,季方瑞忽然得了一笔巨款,大丰钱庄才又能够继续运营。算算时间,就是在你被退婚后发生的事,不觉得很巧吗?”

平阳镇风景很好,我同薛飞坐在当地最有名的凤仪酒楼上吃饭,我们的斜对面就是大丰钱庄,钱庄的生意很好,我能看到有许多人进进出出。

薛飞很能吃,也很会吃,不管到了哪里,他都能说出当地的美食和好吃的酒楼。虽然他爱吃,但脑子也挺好使的,一语中的。

“你的意思是有人给了他一大笔钱,让他跟假骆盈秋演了场戏?”

薛飞点点头,又撕下一捆爱书包网条乳鸽腿塞进嘴里。

“你前世是饿死的吧?”

他道:“非也,这些菜肴以前吃惯了,做了乞丐后一直没得吃,特别想念。”

噢,家道中落,从少爷沦为乞丐,怪不得我瞧着气质特别好。但是为什么要当乞丐呢?

“你还年轻,有手有脚,大可以去找一份有前途的工作,别灰心,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重振家风!”我鼓励他道。

他似笑非笑地望着我,“我不觉得做乞丐有什么不好。”

我一愣,想了想道:“也对,子非乞丐焉知乞丐之乐,做人最重要是开心。”

“你的想法倒是挺奇特。”他含笑说,忽然脸色一正,道,“季方瑞出来了。”

果然,穿着青色的袍子,缓缓走向街角。宫瑶宫默琛

“快去追!”我丢下碗筷就要起身,薛飞按住我的肩膀说,“这种粗活还是我来干好了!”说完便纵身跃出窗户,他身形矫健,脚步轻盈,很快便追上了季方瑞。

我耐心等着,过了大概有一刻钟,薛飞单独回来了。

“季方瑞呢?”

“我问倾君天下gl过了……”薛飞欲言又止。

“他说什么?”

“他说给他钱的人是骆家大小姐……”薛飞慢慢道,看着我的眼神也变了。透视装

“你不是怀疑我吧?他说的肯定是假冒我的人。”

薛飞问:“你喜欢罗家少爷吗?”

“当然不。”我脱口而出。

“所以会不会是你为了要让他们家退婚……”

我哭笑不得,“我才不会那么笨,自毁名誉,你也知道名誉对一个女人来说多么重要,我那么做等于自杀。”

“难道你看破红尘,一心想当尼姑?”

“薛飞!”我火了,“你是不是不相信我?我只说一遍,不是我,不是我,不是我!”

“你说了三遍!”

5

我回到府里时,发现府里上下一片喜庆,问了染绿才知道,原来苏陌寒来提亲了。我有如被晴天霹雳劈中,呆呆地怔了好久才想起去找骆盈秋的爹娘。

“秋儿啊,这苏陌寒虽然家里穷,但一表人才,又有上进心,是个不错的男人。而且他一直那么喜欢你,就算你被退婚,被所有人说水性……他还是对你不离不弃。”

来找骆夫人就是个错误,我都还没说话,她已经噼里啪啦讲了一大堆话。无非是说今时不同往日,我臭名远扬,人家肯娶我我就该谢天谢地了。

我说:“娘,我没做过任何败坏门风的事,是有人陷害我。”

骆夫人叹了口气道:“娘也知道你受委屈了,但是睛几画我们又找不到害你的人,这样耽搁下去不是办法,不如趁早嫁人,远离这些是非。”

“娘,我不想嫁,我不喜欢他。”

“没关系,感情是可以培养的。”

好吧,我跟骆夫人完全没办法沟通,我们有几千年的代沟。

我只好又去找薛飞想办法,真奇怪,一遇到难题,我总是第一个想起他。他不过是个普通的乞丐,却总有办法让别人记住他。

“恭喜恭喜。”他一看到我便哈腰作揖道。

“恭什么喜,又不是过年。”

“全京城的人都知道苏陌寒提亲的事了,他待你可谓真心实意,不离不弃。”

我哼了一声道:“我不会嫁给他的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不爱他,一辈子那么长,没有爱怎么走得下去。我宁愿孤独终老,也不会嫁一个我不爱的人。”

薛飞怔怔地看着我,眼里闪过许多神色:惊讶,赞叹,敬佩,欢喜。

“你有什么好办法?”我问他。

“找到假冒你的人澄清这件事。”

我说:“你以为我不想啊,我早就怀疑假冒我的女人是千面娘子,可是她来无影去无踪,我去哪里找她?”我顿了顿,上下打量薛飞,“不如,你帮我去找?”

“老是要我帮忙,我有什么好处?”薛飞嬉皮笑脸地问。

“你想要什么好处?”我反问。

他的眼睛骨碌骨碌转了几圈,“我要你替我做一件时,不过这件事我暂时没想到,等想到了再告诉你,放心,不会是你泰拳十禁恐怖招式视频做不到的事,也不会违背侠义孝道。”

“你也看过《倚天屠龙记》?”

他自然是没有看过,也不知道他怎么会说出这样一段话。我很大方地应下了,心中有守住一个承诺的喜悦感,当初,张无忌答应赵敏时是怎样的心情呢?

6

薛飞还没找到千面娘子,骆老爷骆夫人已经开始挑选黄道吉日了。

我一哭二闹就差没上吊了也不管事,骆老爷说:“秋儿,今时今日,除了他没有人敢取你了。”

我说:“不,还有一个人肯娶我。”

“你让我去提亲?”薛飞被吓了一跳,手里的破碗差点摔到地上。

“激动什么,又不是真的让你娶我,只是做个样子,证明除了苏陌寒还有其他男人肯娶我。”

“可是我只是一个乞丐。”

“没事,到时你就说你是丐帮帮主的大弟子或者是某个商贾家的少爷,随便编……这身衣服得换换,走,带你去买件衣服,顺便洗个澡,理个发。”

在我的威逼利诱下,薛飞总算答应帮我这个忙。

宝缎纺。

薛飞挑开帘子从试衣间走出来,我霎时怔住了。这货不是薛飞,这货不是薛飞。他的脸庞洗得干干净净,露出坚毅帅气的五官,眉宇间隐隐透出贵气,身上一袭简单的白衣,极尽风流、潇洒。

“你口水要流出来了。”薛飞凑到我跟前道。

我闭上嘴巴,咽了咽口水,又后退一步道:“你要是去提亲,我爹娘肯定会回绝苏陌寒三彩松鼠。”

“要是你爹娘真要你嫁给我怎么办?”

我想了想道:“那就嫁呗,比起苏陌寒来,我还是更喜欢你一些。”

薛飞害羞地捶我一下:“哎哟,你这么表白人家会不好意思的。”

“呸。”

第二日上午,我正在房间里练毛笔字,染绿急冲冲地跑进来嚷道:“小姐小姐,又有一位公子来提亲了。”

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头也未抬,“怎么可能?你别拿我开玩笑了。”我拼命忍住笑意。

“哎呀,是真的,小姐,这位公子可大有来头,你猜他是谁?”

我假意苦思冥想了一番,然后装作猜不到,摇了摇头。

“是清宁王府的小王爷!”

“什么?”我的笑容凝固了,手中的毛笔一顿,一大团墨水随即晕染开来。

这个薛飞也太大胆了,竟敢冒充小王爷!冒充王爷也就算了,居然敢冒充清宁王府的!他不知道苏陌寒在清宁王府当差吗?俩人要是碰头了,还不见光死!

“老爷夫人什么态度?”我极力保持镇定。

“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,但是又不愿让别人说嫌贫爱富,所以让人去请苏公子,让苏公子和小王爷公平比试,胜者方可同小姐成亲。”

“什么?”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苏陌寒一来还得了,到时治薛飞一个冒充皇亲国戚的罪名,我可就太对不起他了。

我急冲冲地跑向大厅,刚到门口,就见爹娘和薛飞相谈甚欢,一脸喜色。

“秋儿,你怎么来了?”骆夫人问。

我挤一个干巴巴的笑容给她,又朝薛飞使了使眼色,让他出来。

“你不要命了,冒充清宁王府的小王爷?你不怕被苏陌寒请进大牢啊?我让你随便编一个,你也不用着编这么大牌的……”我噼里啪啦地训斥薛飞,他也不还嘴,只是含笑望着我。

这时苏陌寒朝我们这边走过来,我暗叫糟糕,赶忙把薛飞护到身后,正思索怎么说时四平旋风哥,苏陌寒却恭恭敬敬对着薛飞道:“小王爷!”

我一下愣住了,张大了嘴巴半天都合不上,瞅瞅薛飞,又瞅瞅苏陌寒,一副被吓到的模样。这也太戏剧化了,我怎么感觉我在看古装狗血言情剧啊?薛飞是小王爷,他堂堂的王爷怎么会跑去做乞丐,体验民间疾苦?

7

薛飞是清宁王爷的独生子,自小娇生惯养,挥霍无度,奢侈浪费。这一次更是一掷千金,花了六十万两买了一对凤血手镯回来。清宁王崇尚节俭,被气得不行,所以罚他乞讨一个月,体验穷人的生活。

“真的?”

“我发誓是真的。”

我道:“我被人陷害的事跟你无关?会不会是你暗恋我,所以坏我姻缘,毕竟现在看来,最大的受益人是你。”

他无奈地抚额叹气,脸上却是带着笑意:“骆小姐,你忘了,是你让我来提亲的。”

也是,从头到尾都是我在找他帮忙,他一直处于被动的地位。如果真是他一手策划,他也太厉害了。能猜中我想什么,下一步行动是什么,除非修过心理学、犯罪学等一系列高深的学科,且有丰富的经验。

苏陌寒知道薛飞上门提亲后,没有接纳骆老爷公平比试的提议,他自动放弃了。我想起他说完话后看我的一个眼神,饱含了很多情愫:悲伤,难过,又有些欣慰。这个男人,他一定很爱骆盈秋!

我问薛飞,“你不会真的想娶我吧?”

“那要看你是不是真的想嫁我。”

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,我挑一挑眉,忧伤地说:“我想嫁有什么用?你是小王爷,婚事岂能有你自己做主?再说了,我名声在外,京城人人都知道我水性杨花,不守妇道,你爹娘怎会让你娶一个这样的女子?”

“我派出去的人找到千面娘子了。”他忽然道。

我大喜,“太好了,她怎么说?”

“她什么都不肯说,说是要遵守职业道德,威逼、恐吓、利诱、色诱,都试过了,她还是守口如瓶。”

我头疼,这人还真是敬业。

“其实细细分析一下,如果我不来提亲,你爹娘肯定会把你嫁给苏陌寒……我听说你俩亲梅竹马,他心里一直有你……”

“那天我拿了你画的画像回来,也正好被他看到,结果第二天就不见了……”

“所以,恩。”我跟薛飞对视一眼,同时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“就算知道是他也没用,没有证据,千面娘子又不肯站出来,我还是一样要背负罪名。”我沮丧地趴到桌子上。

薛飞捏了捏我的鼻子,笑嘻嘻道:“打起精神来,我有办法。”

8

深夜,竹林。

今夜的月亮有些暗淡,树影摇曳,犹如鬼影。我打了个哆嗦,轻声喊道:“薛飞,你在不在?”

“别出声,苏陌寒马上来了。放心好了,我在树顶看着你,不会有事的。”

我心下有些安定,可还是怕怕的,不时抬头看向他藏身的地方。就在这时,身后传来一道阴沉的声音:“找我做什么?”

我用力咬一咬嘴唇,脸上推起娇柔、妩媚的笑容。

“哎哟,你可来了,人家等得好心急。”octaman章鱼人我嗲嗲道,到苏陌寒身旁。

他嫌恶地推开我,不悦道:“谁让你又扮成盈秋的模样?不是说好,拿了钱就滚得远远的吗?”

我心中一凉,果然是他!先前虽然猜到了,但心中还抱着一丝希望,如今听他亲口承认,心里又难过又气愤。爱,不应该是这样的。

我继续腻歪道:“哎哟,人家听说你去骆家提亲了,谁知半路杀出个小王爷,白白坏了你的好事。为他人做嫁衣的滋味不好受吧?要不要我再帮你个忙?深更半夜,骆家小姐同苏公子在竹林幽会,你说被人瞧见了她还能嫁给小王爷吗?”

苏陌寒看着我,眼神冷得想一块冰,我害怕地咽了咽口水,忽然间,他伸手掐住我的脖子,把我按到树上,厉声道:“我警告你,不要轻举妄动,否则,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

他手中力道逐渐加深,我脸色发青,喘不过气来。只能一边咳嗽一边拼命打他,“放……开……我,咳咳!”

他脸色一变,松开手,不敢置信地望着我,“你是……盈……盈秋?”

我扶着树干大声喘气,眼神嗖嗖地砍向薛飞的位置,该死的,居然不下来救我!

“怎么……怎么会是你?”苏陌寒讪讪地说。

我瞪着他,“你当然不希望是我。”

“你听我说……我……”他朝前走一步,想扶住我的肩膀,我唰一声窜到旁边,指着他道:“别过来,就站那儿说!”

我倒想听听他能怎么解释。

“我这么做都是因为,因为我不想你嫁给罗天涯。”

这不是废话吗?他搞那么多事当然是希望我跟罗天涯的婚事告吹。男人啊,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,都一样自大,老是认为心爱的女人跟自己在一起才会幸福。

“罗天涯有个秘密……”苏陌寒顿了顿道,“他……他不喜欢女人。我也是无意中才知道的,我当时就想,我绝对不能让你嫁给他!”

原来是这样,我猜错了。

“但是,”我大声道,“就算你不想我嫁给他,也还有其他办法啊,你干嘛要用这么卑鄙无耻毁人清白的烂招?”

“我是有其他办法让他不娶你。可是就算你不嫁他,你也会嫁给其他王公贵族,你自出生就备受呵护,你要嫁的人非富即贵,无论是谁,都不可能是我!对不起,我就想自私一回,把你留在我身边!”

“我理解你。”

苏陌寒惊讶地望着我,脸上露出欢喜的神色。我接着道:“但是我不会原谅你,从今以后,我跟你再也不是朋友!”

如果不是他,骆盈秋不会自杀,我的魂魄找不到寄居的身体,说不定会重返现代,那我就有可能不会穿越。他是罪魁祸首!不可饶恕!

“盈秋……”他向前走一步,还想在说什么。这时,薛飞从树上飞下来,他穿着一袭月白色的长衫,墨色的长发在风中翻飞,我忽然想起了《美少女战士》中的夜礼服假面先生。他是集华丽、神秘和正义力量于一身的战士,每次出场都穿着燕尾服,拿拿着绅士杖及玫瑰。他拥有高明的战斗力,机智的头脑以及闪电般的身手,曾击败众多妖魔首将,但他永远不会去消灭妖魔,因为他的工作只是保护月野兔而已。薛飞会是一直守护我的那个人吗?

“小王爷?”苏陌寒诧异地张大嘴巴。

这时四周忽然想起嘈杂的脚步声,一群人举着火把把我们包围起来。为首的是一名四五十岁左右的男子,衣着华贵,气势凛然。

“爹。”

“王爷。”

薛飞和苏陌寒同时道。原来是清宁王爷,我的未来公公之一,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朝他笑笑。

薛飞道:“爹,你都听清楚了,一切都是兽餐2苏陌寒设计的。盈秋她,她是个好姑娘。”

清宁王看着我,目光平淡,我也坦然无谓地看着他,就这么看了有五分钟,他忽然哈忘归国际商务酒店哈一笑道:“不错,果然是个好姑娘!”

第九章

苏陌寒被撤了侍卫长的职位,赶出了王府。本来清宁王还要治他的罪,但薛飞替他求情,说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基于爱,也不算是大恶人,清宁王这才从新发落。

罗家大少爷罗天涯是同性恋的消息也火速传遍了全京城。他同我解除婚约恢复黄金单身汉后,曾有大批媒婆上门说亲,如今却是连半个都没有了。

“他迫于压力,所以……”薛飞看了我一眼。

我接道,“自杀了?”

“出家做了和尚!”

“哇,真是高明,和尚庙里可都是男人,他这下有福享了。”

“骆盈秋,你脑子里装得都是些什么,这种话你一个大家闺秀怎么说得出来?”

我勾住他的脖子,温柔地笑一笑道:“认识这么久,你还没看出来我的德性吗?我呢,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家闺秀。”

“以前有传闻说,骆家小姐美若天仙,贤良淑德,柔情似水,出得厅堂入得厨房,难道都是假话?”

“也不都是,至少美若天仙是真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两个月之后,我跟薛飞成了亲,每当听到旁人喊我王妃时,我都会得瑟好一阵子。薛飞对我很好,我也对他很好,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:败家。

所以当我们合谋花了一百万银子买了一头豹子回来时,清宁王爷罚我们夫妻俩去街上乞讨三个月。

“盈秋,假如我真的是一个乞丐,你还会嫁给我吗?”

碧落桥尾,我和薛飞相依偎着坐在地上。阳光很温暖,我们前面的破碗里撒着几枚铜钱,发出金灿灿的光芒。看着过往的形形色色的路人,薛飞忽然问了我这样一句话。

我看了他一眼,把脑袋搁到他的肩膀上坚定地说:“会。”

薛飞心满意足地搂住我。

我继续说:“你知道吗?我一直在找一个人,我跟他结婚,不是因为他有车有房,家庭背景有多好,而是因为思想上的共鸣,心灵深处的依赖和契合,因为我爱他,我想嫁给他。”

薛飞没有说话,他睡着了,我仰起脸看了看太阳,心想:以后这就是我的太阳了。

后记:

五年之后科比老婆图片。

“娘子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薛飞拿起来看了看,见有一个小口,便把嘴凑上去吹气。

越吹越大,简乐伸手弹了弹,嫣然一笑道:“你猜咯。”

薛飞用充满求知欲的眼神望着她。

“计划生育你懂吗?我们生的孩子太多了,往后这几年我不准备再生”她面上浮起阴险的笑容,“你懂的。”

气球扑哧一声瘪气了,薛飞道:“你在开玩笑吗?”

“你看我像吗?我研究了好多天才请人制造出来的,你省着点。”

“骆盈秋!”薛飞一下子怒了,神情也变得吓人。

“有!”简乐心虚地应了一声,不由自主地朝后退了几步。薛飞虽然平易近人,但好歹是小王爷,身上有与生俱来的王者霸气,平时还好,一发脾气,那股狠劲、戾气便彰显无遗。她心里打着小鼓,心想古代人对子嗣就看得那么重吗?都有三个孩子了,还不满足。

她朝后退一步,薛飞就向前走一步,一直把她逼到墙角,他双手撑到墙上,把她圈住,脸上没有表情。

她结结巴巴地说:“你想干嘛?告诉你,使用家庭暴力是违法的。”

结果薛飞说:“我想今晚所有的都用完。”

“你开玩笑吧!”她差点跳起来。

“我的功力你是见过的。”

咳咳,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呢。(作品名:《千金弃妇出轨事件》,作者:竹水流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看更多精彩)

点击屏幕右上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向你推荐精彩后续故事。

相关文章